当前位置: 首页 > 历史军事 > 将骨 > 卷一
楔子
作者:我是蓬蒿人  |  字数:5295  |  更新时间:2012-06-29 14:24:30 全文阅读

本文地址:http://363.yg099.com/toread/180238.html
文章摘要:梦之城FG电子,女儿呢他怀里我和爷爷敢这么明目张胆:这神谕令为什么会出现力量紊乱手会有晚归。

公元前121年(汉武帝元狩二年)七月,梦之城FG电子:西域蒲且西。

极北之地,七月飘雪。阴风怒号,天地失色。

广袤的草原已然不见半点儿绿色,目视于野,触目之地难辨六合。

“嘶~”一声响亮马嘶划破长空,震乱几朵飘飞的雪花。

一处山包上,突然出现一骑,马是汗血马,与天地一色,马身着镶铁皮甲,骑士红袍黑玄甲,腰悬环首刀,一手握住缰绳,一手置于额前,极目远眺。

虽说骑士注定看不清任何有用之物,但他却固执的将这个姿势保持了良久。

这一骑身前身后,俱是一马平川,不同之处在于,身前之地空无一物,身后之地暗藏玄机。

半日前,这名骑兵身后不远处的一片林子里,骤然出现一万八千铁骑!

“赵将军。”骑兵身后又奔来一骑,迫于大雪之地只能不紧不慢靠近,同样的战马,同样的装束,两人除了面孔不一样外,其他俱都一样。

赵破虏没有回头,没有应答,动作没有丝毫改变,刚过而立之年的他,脸庞棱角分明,目光如鹰,即便是在风雪中,仍旧不难感受到他浑身散发的坚定神色。

纵是置身如此恶劣的环境,这种坚定也未曾有一丝一毫的改变。

后来的骑士却是到了知天命的年纪,与赵破虏不同,他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忧虑,眉头紧锁,他策马立在乐毅旁边,看向和赵破虏同样的方向,神色凝重,“半日前天色尚好,不曾想这会儿突然降下如此大雪。大雪遮于四野,不知秦将军情况如何,若是秦将军不能照时抵达,我等在这冰雪之地可该如何区处……”

“公孙将军!”一直不曾有半点动作的赵破虏开口打断了他,冰冷的语气似乎要与这天地融为一体,“秦将军会如何,岂容你在此妄加揣测?若是你再敢妄言乱我军心,休怪本将军法无情。”

公孙被纪铸呵斥,脸上却没有半点儿不悦之色,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“赵将军何必如此说,本将也是担忧秦将军的安危,毕竟此番大定西域,彻底消灭匈奴,就看秦将军这回能否……呵呵,如今我也穿上了骠骑军的战袍,也算是骠骑军的人了……”

赵破虏勒马回头,策马向林子行去,冷冷道:“败军之将,若不是你,秦将军何以会以身犯险?不错,你今日是穿上了骠骑军的战袍,不过本将倒是要提醒公孙将军一句,骠骑军还从来没有过弃同泽于不而顾独自逃命的军士,之前没有,如今没有,日后也不会有!”

赵破虏说完,头也不回,拍马而去,留下一脸愤懑的公孙在原地恨的咬牙切齿。

风雪,很快淹没了两人谈话的痕迹。

……

鲜血透红袍,白雪覆铁甲,血水融化雪晶,汗水汇集成流。

风声在耳旁呼啸,深入耳根,钻进脑子里,形成一阵嗡嗡的响声。秦城猛然松开驾驭战马的缰绳,扭身向后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引弓搭箭,连射三株!

身后百步开外,追兵中清晰的响起三声惨叫,夹杂在他们阵营的惨呼声中,声音传到秦城耳朵里,便和上了自己身边骑兵的惨叫。

从远处望去,便可见雪帘中,数不清的白衣黑甲骑兵正在追击两千余红袍黑甲骑兵,他们如同两条巨大的龙蛇,一前一后,在疯狂奔进,后者的獠牙,已经快要咬到前者的尾巴。

鲜红的血花不时在两个阵营中绽放,在暴风中显得格外妖艳鬼魅。如同一幅巨大的白色画卷上,零零散散滴上几滴殷红的墨汁!

风雪凌乱了军士们的视线,却无法凌乱军士们的步伐。

“将军,你快走,我率兄弟们断后!”一个红袍黑甲骑兵,驱马靠近秦城,大声急切喊道。

他们,本就在队伍的后方。

“给老子闭嘴!”秦城一边策马,一边不时回头射出冰冷的四棱铁箭。

“将军,风雪甚大,唯有将军率先离去,方能回合乐毅将军,再回头大杀四方,为弟兄们报仇——将军之神驹,方有可能甩掉这些追兵!”年轻军士一时顾不上风雪、顾不上从身后射来的铁箭,喊道,“燕云十八骑定能护卫将军无恙!”

“驷车庶长,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是女儿身!”秦城冷道,一甩手向年轻骑士身后丢出一支铁箭,“啪!”的一声,两支铁箭撞击的声音从年轻骑士背后响起,“别说是娘们儿,就是五大三粗的汉子,老子也没有让你们给老子断后的道理,骠骑军何时有过弃同袍与不顾的军士?”

年轻骑士神色一滞,心中大惊,这些年来,他一直以为军中无人知晓自己的女儿身,没想到最终还是瞒不过眼前这个骠骑军的大将军,当下俏脸绯红,不过仅仅是一瞬间,年轻骑士的神色就恢复焦急,正欲多言,队伍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异响,勉强定眼望去,年轻骑士的脸色顿时苍白如雪。

风雪中,数不清的白衣黑甲骑兵从侧前方突出,拦住了红袍黑甲骑兵的去路,那些白衣黑甲骑士一出现,便开始左右迂回,压向两千余红袍黑甲骑士的两翼!

秦城勒住战马,座下良驹发出一声响亮的嘶鸣,半个身子立了起来。随后,他加速向前方奔驰而去!

终究是风雪太大,遮挡了视线,加之人生地不熟,无法辨识方向,如今已是免不了被包围的命运。

身前身后俱是强敌,且数量十数倍于我,我又该当如何?

两千余红袍黑甲骑士默契的没有放慢马速,反而加速向前冲去,面对如此境遇,这两千余骑兵已经没有其它选择,若想活命,便只能加速冲撞,从正前方敌人的军阵中撕开一条口子,突出重围。任何其他的努力或者一瞬间的迟疑,都将使得己方骑兵万劫不复。

秦城已经策马行到队伍最前,撤退时,主将断后,冲锋时,主将身先士卒。

“噌!”秦城用力一把拔出冰冻的环首刀,直指苍穹。

身后的千余轻骑,纷纷收弓拔刀,动作整齐划一的有些不可思议,这一刻,两千余轻骑,气势浑然天成,杀气逼人,仿佛蕴藏着无穷的力量,只待一声令下,便可杀灭眼前一切顽敌!

秦城手中环首刀向前一引,暴喝一声,“杀!”

“杀!”千余轻骑同声大喝,战马加速,如同乍泄之洪水,奔涌而去。

锥子型的战阵。

秦城正对面的白衣黑甲骑士中,为首一人身高马大,头顶王盔,目光似电,蕴含着滔天杀气,通红的眸子仿佛要吃人一般,死死盯着秦城。

他的眼中只有秦城。

这个迫使他从大漠迁徙到漠北,又从漠北迁徙到西域,仍旧不肯放过他的汉人。

这个铁了心要置他于死地的汉军将领。

——骠骑军主将,大汉王朝第一将军,刘彻击灭匈奴最锋利的尖刀!

他是大汉王朝当之无愧的英雄,也是大汉王朝边境诸国的噩梦。他将大汉王朝的版图扩大了一倍,降服了大汉王朝周边所有的国家,他大定了大汉王朝国基,将境内王国尽数变成郡县,他教民致富、大兴商贸,让朝廷的赋税几年就翻了几番,他打造了一只战无不胜的铁军——骠骑军!

他,是一个神话!

但是今天,这个神话就要葬送在自己手里,被自己亲手斩下头颅!自己以三万精骑,合围他两千余轻骑,焉能不胜?

伊稚斜感受到了自己热血的沸腾。

风雪慢慢小了。

“昆仑神护佑大匈奴,大匈奴战无不胜!”伊稚斜拔刀大呼,眼神阴寒,长刀遥指眼前的汉军轻骑,冷冷道:“杀光他们,一个不留!”

“嗷嗷~”匈奴骑兵狼叫着,气势汹汹的迎向眼前的汉军!

“秦城小贼,拿命来!”伊稚斜直直扑向秦城。

秦城面沉如水,眼见伊稚斜向自己扑来,手中环首刀一横,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,直取对方前胸!

伊稚斜也不是泛泛之辈,心中冷笑一声,手中长刀竖挡。

秦城在环首刀碰到伊稚斜长刀的前一瞬,变斩为挑,环首刀刀尖斜斜挑向伊稚斜的咽喉!

伊稚斜大惊,身体向后一仰,长刀竖直护住面门。

环首刀贴着长刀在伊稚斜鼻子前闪电般划过!

两骑交错而过。

秦城策马向前,环首刀左斩右劈,接连斩杀三五个匈奴骑兵,对方身体中喷洒出来的热血,融化了秦城玄甲上的雪晶。

伊稚斜大怒之下,将靠近自己的几个汉军将士斩杀,拍马赶上秦城,长刀斩向秦城的后脖颈。

秦城手中的环首刀不知何时已经竖立在背后,以刀身拒刀锋,同时身体前趴。

长刀贴着秦城的盔甲划过。

秦城顺势挥刀,刀锋由后而前,由下而上,直取伊稚斜面颊!

伊稚斜策马秦城身侧,与秦城展开近身肉搏!

两千余汉军轻骑冲入匈奴骑兵军阵,顿时激起无数血花在空中绽放,人喊马嘶,冷刀劈斩,血肉横飞,霎时间雪地就被染得鲜红,鏖战中的军阵,四处不时有断肢残骸飞起,落下,站马不时倾倒,骑士们从马上打到马下,又从马下打到马上,场面一片混乱,画面一片血腥。呼喊声,惨叫声,马嘶声,兵器的碰撞声,鲜血的迸射声,交错而成一首别样的交响乐。

千余汉军冲击的方向,早已被伊稚斜布下重兵,与秦城争斗数年,彼此早已十分了解,因而汉军冲的虽然勇猛,终究无法冲破重围。

毕竟,敌人太多了。

冲击受阻,双方便陷入了混战。

从空中俯瞰,便可见匈奴骑兵在外围围成了一个多层的包围圈,汉军被死死困在里面。

生命在这一刻变得分外脆弱,鲜血除了彰示荣耀,也彰示死亡。

“秦城,枉你一世英雄,最终却免不了因功高震主,被刘彻抛弃的命运!”伊稚斜见一时难以占到上风,便展开心里攻势,“看看你身边这些汉军,哪里比得上你骠骑军战力的一半?要是你骠骑军在此,本单于又如何能将你陷于重重围困之中?哈哈……”

秦城冷眼相待,眸子里充斥着不屑,手中环首刀攻势不乱。

伊稚斜见秦城不言语,继续道:“山东王国乱,辽东朝鲜乱,刘彻用骠骑军却不用你这个骠骑军主将,西域乱,刘彻宁愿遣公孙*这个饭桶来送死,也不让你出征。三乱并举,西域兵败,刘彻用无可用,最终才给了你不万轻骑来敷衍我大匈奴,哼,真是找死!大匈奴的勇士岂是你不万轻骑便可战胜的?”

秦城依旧是脸不红、心不跳,眸子里除了不屑,就剩下冷静。

风雪终于停了,灰色的云层中仿佛有太阳光倾洒出来。

“枉你秦城富国强兵,让汉王朝雄霸天下一场,最终不过是连自己的小兵都保不住,真是可笑至极!”伊稚斜继续讽刺。

秦城得空瞥了一眼天空,若有若无的阳光微微刺眼。

汉军与匈奴的鏖战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。

时辰到了。

突然,秦城眼中精光爆闪,环首刀突然爆发出两倍之力,一刀劈斩而下,伊稚斜举刀格挡时,手臂一麻,长刀差点儿脱手,身子一斜,差点儿栽下马来。

连忙撤马后退,伊稚斜心中大惊,眼中闪过惊异之色。

这秦城,竟然能突然爆发出如此强悍的战斗力?

秦城长刀一横,立马而起,响亮的马嘶之后,大喝一声:“十八骑何在?”

“在!”秦城周边不同的方位,十八声响亮的回答几乎是同时响起。

“随我杀出重围!”秦城长刀向前一引,一马当先,飞奔而出,在他身后,随着十八声响亮的马嘶声,十八骑兵猛然冲出,如同天神下凡,将阻挡的匈奴骑兵悉数斩落马下,紧随秦城而去。

十八骑身后,其他汉军将士死死守住靠近十八骑的通道!

“十八骑?”伊稚斜被秦城一刀逼开,眼看着秦城从身前呼啸而过,大惊失色,急忙大声招呼匈奴骑兵道:“拦住他们,快拦住他们!”

秦城战马披甲,人舞长刀,纵声驰骋,所到之处,无人能挡其兵锋,当真是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痕,身旁十八骑快如鬼魅,狠如阎罗,兵锋所向,攻无不克!

马,是汗血宝马,人,是骠骑精锐。

如同之前无数次铸造奇迹般的荣耀一样,这一回,十八骑,再次护卫着他们的主人于乱军中杀出重围!

一行十九骑,所到之处,鲜血透白雪!

正在匈奴骑兵的包围中苦苦奋战的汉军轻骑,眼看着秦城突围而去,脸上露出欣慰的神色,下一刻,这些汉军骑兵,如果打了鸡血一般,变得异常亢奋!

只因他们知道,生命最后的时刻来临了!

这是他们作为军人,最后战斗的时刻了!

但这是荣耀的时刻!

因而他们心知,在二三十里之外,有着他们的一万八千骠骑军,正在等待。只要秦城一到,他们便会杀将过来,将眼前这三万匈奴骑兵尽数斩杀!

三万匈奴骑兵,在一万八千骠骑军面前,简直就如同蝼蚁一般!

而骠骑军,只认骠骑将军。

骠骑将军——秦城!

但是这二三十里的距离,一来一回,也要小半个时辰,而这小半个时辰,这些汉军将士,将没有几人能够在三万匈奴骑兵的围攻下生还。

这些与匈奴熬斗的汉军轻骑们,心知此时他们的任务就是拖着这些匈奴骑兵,直到骠骑军杀到,到那时,他们的仇,必将得报。

眼看着秦城已经奔上附近的一个小山头,这些汉军将士们知道,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看见他们无比尊重的将军了!

下一刻,秦城就会跃过山头,去召骠骑军。

如果说,这些汉军将士中还有一丝怨恨的话,那就是对这老天!若不是半日前突降风雪,他们就可以安然将匈奴骑兵引进骠骑军的埋伏地,然后杀一个回马枪,和骠骑军一起,击灭眼前的匈奴!

但是如今,说什么都晚了。

真的,晚了吗?

“呜呜~~”

“呜呜~~”

“呜呜~~”

沉重的号角声突兀响起,在汉军与匈奴骑兵鏖战地的附近。

这些汉军轻骑得空循声望去,就看见秦城并没有跃过那个山头,而是驻马静立。他的近卫骑兵十八骑,也俱都立马山头,成一字排开,他们的动作,整齐划一,全都是仰首吹响号角!

这是怎么回事?

蓦地,正在与匈奴骑兵鏖战的汉军轻骑,再次爆发出惊人的斗志,开始新一轮的猛砍猛杀!

伊稚斜惊疑不定的看着站在山头吹响号角的十八骑,追击的脚步硬是停了下来,他想退,但是不甘,怀疑是诈,他想不退,又怕是真。

不过,秦城并没有给他多少时间踌躇。

山线上,突然出现了一排黑点,黑点迅速变大,不时便成了一个个戴着汉军盔甲的骑兵!

骠骑军!

赵破虏终于带着骠骑军赶来。

他是在没有秦城消息的情况下,主动赶来——这或许便是长久一起血战沙场的默契罢!

“骠骑军?”伊稚斜愣愣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密密麻麻的骠骑军,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,“不可能,不可能,不可能!骠骑军不是正被刘彻用去平山东乱、辽东乱吗?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不可能!”

近日来,他得到了确定的消息,骠骑军没有出现在西域,因而它才敢大胆合围秦城。

但是现在,骠骑军却真真实实的出现在他眼前。

“骠骑军九天奔袭两千里(汉制)赶到这里,伊稚斜,你想不到吧?”秦城这时才冷冷的看着伊稚斜,不屑的笑道:“你终究是小看了陛下,小看了骠骑军,更小看了我秦城!你,该死!”

秦城长刀向前一引,吐出冰冷的一个字:“杀!”

捧场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发表章评

    设置

    阅读背景
    字体大小
    A-
    16
    A+
    页面宽度
    足球网上投注 威尼斯人怎么投注会员手机app 澳客彩票网 沙龙娱乐网址直营网 mg圣诞老人的疯狂手机app
    00tyc.com 王子棋牌娱乐 9亿GPK棋牌 228msc.com 61rfd.com
    tyc859.com 917tyc.com 891sb.com 886sun.com 136bmw.com
    必赢亚州顶级博彩公司 如意坊娱乐棋牌上网导航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 凯时MW电子 太阳城ag棋牌